“有车主把车抵押给他们,贷得7000块钱,两个月后竟要还50万元‘违约金’。”“丈夫为筹钱挽救病重的妻子,不得已把送给女儿的大众朗逸车抵押,贷到1万元,一周后被告知要拿5万元来赎车”……今年以来,如此荒诞的圈套在合肥、蚌埠、芜湖等多地不时上演。记者从合肥公安局包河分局采访获悉,包河警方近期深挖线索,成功破获全市首例车贷型套路贷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40余名,同时缴获大量赃车、合同等物品。

  一瓶农药惹来一桩祸事

  去年9月,家住江苏泗洪的贾先生悄悄为女儿订购了一辆十余万元的大众朗逸车,准备在国庆当天,给女儿一个惊喜。然而,惊喜未到,惊恐先至。当月,贾先生的妻子在家误喝了一瓶农药,被送到多家医院救治,贾先生四处筹款,花费了30多万给妻子救治。面对巨额的后续治疗费,贾先生实在没有办法,便想到了贷款。

  不久,他经人介绍,来到蚌埠市某写字楼的一个借贷公司借款。公司业务员让他用前不久新买的一辆轿车做抵押,还要在他车上安装GPS,费用2000元,由贾先生支付,并要求签订30多张合同,按下手印,而合同上许多地方是空白的。当贾先生要合同副本时,业务员却称等他还款以后才能把合同给他,“我当时因为着急给老婆看病用钱,没有办法就只好放弃要合同了。”贾先生说。当时,贾先生借款12000元,约定一个月以后还款,到期以后一次性还清,还款14650元。贾先生在空白合同签字以后,公司业务员给他手机银行转账了12000元,随后却要求贾先生在附近银行ATM机取2000元现金“返点”。贾先生无奈只好照做。

  一个电话骗走四万多元

  一个星期后,正在江苏省泗洪县人民医院陪护妻子的贾先生发现停在医院后门的车子没有了。随后,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借贷公司工作人员,告知因为他违约,所以将他的车开走了。无论贾先生如何解释,对方根本不听。经过几个电话来回转接,对方让贾先生到合肥市包河区某汽车公司去协商。

  贾先生马不停蹄赶到合肥,找到这个汽车公司,对方开口要5万元,然后才把车子还给他,如果不交钱,他们就马上把车子变卖。任凭贾先生如何解释,他们就是不还车,一口咬定要5万块钱“违约金”和“拖车费用”。贾先生东拼西凑,借了44000元,交给了对方。交了钱,贾先生暂时拿回了车,但是他依然没能拿回空白合同副本,他担心车子再次被他们开走,走投无路之下来到包河公安分局报案。

  一个团伙全省四处设套

  接警后,民警通过对贾先生等多名受害者的询问,发现涉案公司使用了签订阴阳合同、制造虚假银行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连环上套等手段,存在“套路贷”诈骗嫌疑。“最为荒诞的是,有车主把车抵押给涉案公司,贷得7000块钱,2个月后竟要还50万元‘违约金’。”办案民警说。

  6月,包河公安分局成立联合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经过多日缜密侦查,一个以犯罪嫌疑人陆某军和周某兵为首的犯罪团伙渐渐浮出水面,该团伙共有成员40余人,他们以车贷为诱饵,最终达到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车辆及财产的目的。该团伙还在阜阳、蚌埠、芜湖、宿州、安庆等多地设立分公司。7月13日上午,专案组分成6个抓捕小组,对涉案嫌疑公司以及嫌疑人藏身地点分别收网。当日就抓获违法嫌疑人40余人。

  截至案发,该案涉案资金多达1600余万元,扣押涉案车辆31辆,冻结主要涉案人员银行卡20余张,冻结资金50余万元。该案有近千人受害,警方破案后,目前已经帮几十名受害者追回钱款,但仍有近千名受害人迫于公司逼债压力,不敢回家,甚至四处流浪。目前,该案已对陆某军和周某兵等24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合公新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吴洋/文 余红霞/图

  套路:处处留后路

  打起地下战:据主要犯罪嫌疑人陆某军交代,自2016年9月起,他跟周某兵在合肥市包河区某写字楼开始做车贷业务。今年6月,他们打起了“地下战”,不要具体办公地点,所有业务员专门在家电话联系业务。

  合同有玄机:陆某军交代,公司是不在合同上签字的,而合同上留有许多空白,是为防止日后万一客户司法维权,他们可以根据需要用笔填上内容。

  虚构出资方:该团伙虚构他们的资金是北京资金方出资,并将自己包装成一家中介公司。当客户找到业务员要求解决问题的时候,业务员就有了退路。“该团伙人员拖车后,会告诉客户是北京资金方把车子拖走了。”办案民警称,该团伙还有专人冒充北京资金方的授权代表。

责任编辑: 一米阳光